一. 鬼魂現身
凌晨三點到五點,因為是陰陽交會的時刻,這段時間,鬼魂特別多,也較容易遇到鬼。
是的,我就是在這個時候遇到鬼。
那是凌晨四點半,我離開電腦桌,正要去廁所。我一向習慣在深夜寫作,萬籟俱寂的夜晚,總能激發我的靈感。
搬入這個房子已經快一年,但老實說,我對這房子的格局還不太習慣。這是眷村的老房子,會買下這棟房子,全是考量到庭院的因素。我們家以前住的房子都是狹窄的公寓,一直都很嚮往有庭院的平房,好不容易找到這間有著大大庭院,價錢又便宜的房子,爸媽沒有考慮,就直接買下來。搬進來後,才發現有著諸多不便。
這房子總共分成三棟,一棟是客廳和廚房浴室,一棟是兩間臥房,另外一棟是日式建築,我們將它隔成三間,一間媽媽住,一間客房,中間那間是書房。這樣分成三棟的房子,若是從客廳到臥房,都還要穿上拖鞋,走出庭院。就連廁所都是單獨一間在外面,真的挺不方便。尤其是下雨的時候,只有客廳和廚房前的庭院有加蓋透明雨棚,所以我們都要盡量靠牆,沿著屋簷下走,避免淋到雨。
剛搬進來時,我們小孩的確有不少怨言,不過看在能夠養狗和院子裡那棵大大的桂花樹的面子下,我們也只能甘之如飴的住下。
剛搬進來時,發生了一點靈異事件。
那是我、媽媽、和弟弟在客廳看電視的時候,沙發面對著紗門,可以看到院子。當我正專注的看電視時,眼角餘光瞄到有個白色人影從紗門外走過。我馬上把視線轉到門外,自然是什麼東西都沒有。我回頭看看媽媽和弟弟,他們同樣是疑惑的眼神看著門外。
「你們……有沒有看到?」我問。
「有啊……」媽媽臉色蒼白的說:「不會是你爸,你爸不在家啊!」
「那會是誰?」弟問了一個白目的問題。
「閉嘴!不要再講了,看電視!」也許是越講越害怕,媽媽發號施令的說。
這樣的情況不只一次,有時是我一個人在客廳看到,有時是我妹一個人,都是眼角瞄到人影匆匆走過,再仔細看,就看不到什麼了。總之除了我爸外,其餘的人都看過這詭異的人影。
還有一次,是我在半夜洗衣服時。
洗衣機放在院子,院子裡只有那兩間臥室和客廳前的兩盞燈,因此我們都要把頭探下去洗衣機裡,才能撿拾掉落的硬幣雜物。
就在我彎腰時,有股溫熱的氣突然往我的右耳噴。
「唉─」伴隨著好長的嘆氣聲,就好像有人貼在我的耳朵旁嘆氣。
那聲音、那空氣的熱度,是那麼真實,真實的令我嚇到停止呼吸。我很快的往後一看,後面並沒有人。剛開始,我懷疑吹氣聲是從身後的廚房傳來,但是廚房一片漆黑,什麼都沒有。會不會是妹妹在惡作劇?我天真的想;但也不可能,她睡覺的地方,是在廁所旁邊的臥室,若是真要惡作劇,吹氣聲就不是從我耳朵後面吹來。那天晚上,爸媽帶著弟弟去外婆家住,所以家裡只有我和妹妹,不可能是別人惡作劇。
想到這,我突然感到毛骨悚然,連忙把妹妹叫下來,陪我曬完剩下的衣服。我們在曬衣服時,從媽媽的房間傳出一陣男人的咳嗽聲。我和妹面面相覷,沒有人敢說話,衣服沒曬完就丟在一旁衝到房間裡。
隔天,我將這件靈異事件告訴爸爸,他卻嗤之以鼻的斥罵:「不要胡說!一定是電視看太多。」
整個家除了爸爸,我們都知道還有另外一個空間的物體住在這個家裡,但是除了看到鬼影外,倒也沒造成什麼困擾,大家心知肚明,若能和平相處,為何還要破壞這樣的和諧?這就是我們的看法。
只不過,破壞這奇異的和諧,並不是我們。
我從客廳走到廁所,拉開廁所門時,赫然發現有條肉色的東西從窗戶外一閃而過,我直覺就認為那是一條手臂!我看到一個穿著白色汗衫的男人走過廁所的窗戶外!
此時,我還沒想到那是什麼東西,我探頭出去看,原本以為會有個男人撞到我的頭,卻什麼都沒有。我這才感到不對勁,連廁所都不敢上了,急忙跑回客廳。
我將燈全部打開,電視也轉到二十四小時不停播的新聞頻道,讓聲音和燈光安撫一下我受驚的情緒。
剛才看到的到底是什麼?我敢確信我沒眼花,若是沒戴眼鏡還可能看錯,但我的眼鏡卻牢牢地在鼻樑上啊!我往沙發上一倒,望著氣窗回想剛才看到的畫面。老實說,我嚇的心驚膽跳、心魂不安!我想我大概知道那是什麼,那就是我們常常看到的影子,不過這次我是看到了「它」的實體。
突然間,我發現氣窗外有個影子。氣窗外面剛好是鄰居的屋頂,常會看到貓從屋頂上走過,沒錯,那個影子就是貓,一隻黑色的貓。黑貓貼在氣窗上,兩隻發散出森冷目光的眸子和我四目相對。
被牠盯得極不自在,我出聲將牠趕走。豈料,當我發出噓聲時,黑貓也跟著發出淒厲的慘叫聲,牠發出的聲音既尖又細,劃破清晨寂靜的天空,那聲音,還有點像嬰孩半夜的啼哭聲,淒厲的叫聲令我全身汗毛直豎。牠兩隻前爪刮著玻璃,好似要進來。
我瞪大雙眼,被黑貓的叫聲嚇得失了魂。直到牠衝破玻璃,滾落在地,玻璃碎裂聲吵醒家人,我才從恍惚中醒來。
「怎麼了?發生什麼事?」媽媽一進客廳,看到一片凌亂,著急的問。
「天哪!這是什麼啊?」妹妹不知道看到了什麼,驚訝的大叫。
她看到的是黑貓的屍體,黑貓血肉糢糊的倒在血泊中,覆著皮毛的屍身上,佈滿了玻璃碎片,一塊大塊的碎片直插入牠的頭頂,腦漿和著血流了出來。
「你們別看!快出去,這邊我來整理。」爸爸把我們趕出客廳,一個人將黑貓的屍體裝在塑膠袋裡,拿去附近的垃圾場丟掉。連玻璃和地上的血跡都是他一個人處理的。
經過了那麼可怕的事件,我連續幾天都不敢在半夜打電腦,早早就上床睡覺,但是我的恐懼感,總是維持幾天就一點一滴的消失。
大概是五天後的一個晚上,我專注寫作,竟忘了時間的流逝,當我注意到電腦螢幕上的時間,顯示剛好是凌晨四點整。因為上次的廁所遇鬼事件,我不敢離開客廳,也不敢繼續坐在電腦桌前,就怕一回頭,又看到什麼不該見到的東西。我坐到沙發上,盲目的轉著頻道,希望能轉到一部不錯的電影好打發時間。
在我專心的盯著電視螢幕時,眼角餘光又瞄到了一個白影。雖然明知最好不要轉頭看,但當我意識到這一點時,我的頭已轉向紗門的方向。應該什麼都沒有的紗門外,站了一個男人。男人很高,穿了件白色汗衫、黑色長褲,他的臉緊貼著紗門,窺視屋內,我們的距離那麼近,照理說看得到他的臉,雖然天色未亮,但憑著門外的燈,應該能看清他的五官。
我卻什麼都看不到!彷彿有層薄霧籠罩著他的頭,模糊中,只有他的雙眼清晰,像刀般銳利的眼神直射向我。
一陣恐懼感瞬間衝上腦海,此刻的我,早已嚇的說不出話。他站在門口盯著我,也沒有什麼動作,就是用那一對死魚般的眼睛緊緊瞪著我。這樣恐怖的僵持約莫過了五分鐘,他的影像越來越模糊,隨後化成煙霧飄散。
當他消失後,我大大的鬆了口氣,全身無力的倒在沙發上。濃濃睡意突然襲來,我如墬入五里霧中,沉沉睡去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meganXDD 的頭像
meganXDD

地獄。夢

meganXD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