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那天和鬼四目相對後,有好長一段時間,我不敢半夜一個人在客廳,也不敢一個人睡覺,只能厚臉皮的跟妹妹擠一張床。
我沒有把那一晚的事告訴家人。
除了怕他們擔憂外,更怕嚇到一向膽小的弟弟妹妹,只有告訴文宇。
文宇是我的男友,我們交往快一年。
我很依賴文宇,有什麼事都會告訴他。而他也不負我的期望,總是用心傾聽、溫柔撫慰。
當我告訴他我遇到鬼的駭人體驗,他沒有不信任我,反而一本正經的問:「要不要請道士去妳家看看啊?」
「算了,我不想嚇到我弟、妹。」我自己都被嚇成這樣了,更別說是小我許多的弟、妹。
「嗯……那好吧!我們出去逛街,散散心如何?」
「嗯!」我點頭,心中無限甜蜜。很高興能交到這麼好、這麼體貼的男友。
我們騎車到新堀江,準備大肆血拼一番。
我和文宇手挽著手,一路吃、一路逛、一路買,很快就走到攤販盡頭。
當我們正要往回走時,突然一個聲音叫住我。
「小姐!請稍等。」
我轉頭,發現是一個坐在騎樓角落的老人。
他的攤子既小又破,上面擺放著籤筒、龜殼,攤子前一塊泛黃的小小招牌寫著:「算命‧卜卦」。
老人著一件藏青色的長袍,蓄著長鬍,眼神和藹的對我說:「小姐,請坐下,聽我一點意見,如何?」
我一向對算命很有興趣,不加思索的坐在攤前的小凳子上。
文宇則自個去前面的眼鏡店閒晃。
老人細細的觀察我,左手邊摸著鬍子,重重的嘆了口氣:「唉!那麼漂亮的小姑娘,可惜啊可惜!」
聽到老人如此凝重的口氣,我心頭一凜,著急的問:「老先生,到底是怎麼一回事?」
「妳今年二十三歲對吧?」
「是……是啊!」我為老人的神準能力感到佩服。
他桌上的東西一個都沒用到,我甚至都沒透漏些什麼,他卻能準確的說出我的歲數。
「二十三歲是妳的生死期啊!」
「生死期?」
「妳烏雲罩頂、印堂發黑,即將有大難來到!」
「大……大難?」我嚇得聲音都有點抖。
「沒錯,妳若是無法平安渡過此次大難,將會失去性命啊!相反的,若妳安全渡過,此後將會平步青雲、一帆風順,一輩子吃穿不愁。」
「那……要怎麼渡過大難呢?」我急了。這可關係到我的生命啊!
為何我會這麼相信這位算命師呢?
除了他準確的說出我的歲數外,還有很重要的一點。
我記起小時候,媽曾帶我去算命,不管是紫微斗數還是手相面相摸骨,每個算命師說的都是大同小異。
全都指出我二十五歲之前,會有一個難關要過。
就連我長大後自己去算命,也是同樣的答案。
但我只知道二十五歲之前都要小心翼翼的過日子,而這位算命師卻準確說出我即將面臨大難。
再加上這幾天遇到的怪事實在太多,令我不得不相信這位老人所言。
老人沉默了一會,掐指一算:「要渡過大難不是不可能!小姐,妳得注意,在妳二十二歲後半年,和二十三歲前半年之間,可有遇到什麼人,是能讓妳信賴的?這便是妳的貴人了!妳的貴人不只一個,有兩個!這兩位貴人會幫妳渡過劫難!」
「什麼樣的人?要怎麼幫我呢?」聽到可以解救的方法,我稍稍鬆了口氣。
「天機不可洩漏啊!」老人嚴肅的說:「小姐,我已透露太多了。妳自己心裡清楚,以前妳遇到的算命師,可否告訴妳這麼多?」
我搖搖頭。
「那就是了!他們不是不告訴妳、不救妳,是不能告訴妳啊!生死天注定,老天注定要妳死,而我卻洩漏太多,救了妳這一次,我可是會遭天譴的啊!生死是人無法參透的。小姐,我言盡於此,請見諒。」
「老先生……」
我不死心,還想問老人,他卻痛苦的大叫一聲,臉部扭曲,從口中吐出一大攤血,便趴倒在攤子上抽蓄。
我嚇的往後一退,週遭的人也慌亂的叫著。
「快!快叫救護車!」文宇趕來,手上拿著一個向攤販借來的鐵湯匙,扥住老人的下巴,扳開他的牙齒,將湯匙塞進嘴中。「小心!別讓他咬到舌頭!」
我失神的站在一旁,看著人群漸漸往這聚集,腦中全是老人所說的話。
救護車很快就來了,老人被抬上擔架。
當擔架經過我面前時,老人突然清醒,拉住我的手:「小姐,我洩漏太多了!我只能告訴妳最後一句話,妳千萬要記得『生不見得是生,死不見得是死』!」
生不見得是生,死不見得是死?
看著救護車漸行漸遠,我腦中反覆嚼這句意義不明的話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meganXDD 的頭像
meganXDD

地獄。夢

meganXD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